參考消息網11月1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30日表示,中美兩國有關網絡安全的對話並沒有受到阻礙。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0月31日報道稱,不到一周前,有關會談似乎陷入僵局。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本月曾告訴美國國務卿克裡,中美兩國間的網絡安全合作難以恢復,原因是美國方面的錯誤做法。
  魯煒表示,中美兩國“既有差異也有共同之處”,他希望可以尋找到共同立場。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司法部指控5名中國軍人攻擊美國公司網絡以盜取貿易機密。自那以後,華盛頓與北京之間有關打擊網絡犯罪的合作陷於停滯。
  報道稱,自從美國國家安全局前雇員斯諾登聲稱美國打入中國的互聯網以及服務器以來,中國官員加強了他們有關美國政府對外發動網絡攻擊的指控。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10月30日報道稱,最近,美國諾韋塔公司揭露了又一個總部設在中國的黑客組織。中國駐美大使館已經回應說,“此類報道或指控通常是編造的”。
  報道稱,這份關於該黑客組織“公理組織”的報告講述了其長達6年的針對公司、記者、民權組織、學術界和政府的黑客行動。該報告也許還會阻礙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奧巴馬下周在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就網絡問題進行任何實質性討論,雙方的分歧很深。
  上周,《解放軍報》刊載了一篇批評北約意圖制定網絡空間戰爭規則的做法,表明雙方的分歧有多麼深刻。文章的焦點是《塔林網絡戰適用國際法手冊》。在北約網絡防衛中心的邀請下,一群專家撰寫了該手冊,它提出了許多針對網絡空間的具體的法律適用情況,包括使用武力。該報告不具有法律約束力。
  報道稱,中國人一貫對國際法對於網絡空間的適用性表示懷疑。該文章更進一步,將該手冊描述為利用法律操縱網絡空間的努力。
  有人希望,關於國際法的討論也許會成為中美之間有益的合作領域。這一想法也許很天真。
  德國之聲電臺網站10月29日報道稱,在美國國務卿克裡和美國總統奧巴馬訪華前,這一消息先到來了:諾韋塔公司28日發佈報告稱,研究人員識別了一個代號為“公理組織”的中國黑客組織。
  美國中央情報局也在本月的一份文件中表示,“公理組織”的活動比被西方媒體稱為“中國網絡戰部隊”的某部隊還要複雜、尖端,該部隊5人今年在美國被起訴。
  過去一段時間,美國多次表示受到來自中國的黑客攻擊。10月初,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在接受採訪時稱,中國“正在對美國發動網絡戰”,幾乎所有美國大企業都被列為目標,而這些攻擊造成美國的巨額損失。
  對於指責,中方作出大量反擊,提及美國國家安全局竊聽等事件,稱美國“賊喊捉賊”。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莫斯科,一名俄羅斯新聞工作者打開網頁瀏覽斯諾登最新訊息。新華社資料圖 薑克紅攝
  
  【延伸閱讀】斯諾登再爆料:美派駐情報員竊取中德韓網絡數據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斯諾登。
  參考消息網10月13日報道 古巴媒體稱,美國國家安全局在中國、德國和韓國都派駐了情報人員,對這些國家的網絡系統實施秘密的滲透和破壞活動。
  拉美社10月11日援引美國“截擊”網絡雜誌報道稱,這些由逃亡中的美國前情報人員愛德華·斯諾登最新爆料的文件指出,美國國家安全局利用派駐情報人員的方式竊取中國、德國和韓國的網絡數據和敏感通信情報。
  文件披露了大量相關間諜活動。據“截擊”網絡雜誌報道,這些活動的目的是攻擊上述國家的電腦網絡,只有個別美國國安局以外的政府官員知曉行動的內容。
  之前已被披露過的文件指出,美國國家安全局利用美國幾大通信企業獲取用戶個人信息。但是新披露的文件進一步指出,這些企業與美國情報部門之間的合作比之前想象的還要廣泛。
  文件並沒有透露知曉上述最高級別核心機密的美國政府官員的身份和人數,也不知道這些行動是否得到了國會或司法機構的批准。
  2013年在斯諾登披露美國情報人員可能竊取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私人通信信息後,美德兩國關係陷入複雜化。奧巴馬總統向德國政府承諾停止針對默克爾的間諜活動,他同時也指出監控行動不會擴大至德國其他官員。
  (2014-10-13 08:06:00)
  
  【延伸閱讀】美報:美情報機構對外國企業進行廣泛網絡監控
  新華網華盛頓5月21日電 據美國《紐約時報》21日披露,美國家安全局等情報機構對外國企業和經濟官員進行了廣泛的網絡監控和竊聽、竊密,以保持本國經濟競爭力優勢,已曝光的監控對象包括巴西、中國等多國的企業和歐盟經濟官員。
  報道稱,儘管美國情報官員堅稱美國“從未代表本國的特定企業採取監控行動”,但不否認為了提升美國經濟優勢而進行“常規情報活動”。美國情報官員還聲稱,在全球範圍內只遵守美國的法律,其他地方的法律對其行動“不構成障礙”。
  這篇報道稱,美國隨心所欲地監控歐洲和亞洲的貿易談判代表,以幫助美國貿易官員,併列舉了美國家安全局監控巴西石油公司、中國電信和歐盟委員會負責競爭事務的委員華金·阿爾穆尼亞等多個案例。
  報道說,美國家安全局從未透露過其侵入巴西石油公司的電腦是在尋找什麼。巴西政府猜測,公司內部關於巴西海洋石油儲備的大量數據或向外國公司發放勘探許可證的方案被竊密。
  美國家安全局也沒有透露深度侵入中國電信的計算機系統意欲何為。不過,愛德華·斯諾登披露的文件幾乎毫無疑義地顯示,其主要目的是想藉此刺探中國軍隊的情況。
  至於阿爾穆尼亞,雖然他沒有經營公司,但他代表歐盟處罰過微軟和英特爾等美國企業,而且剛剛迫使谷歌在歐洲的運營模式發生重大改變。
  美國家安全局還侵入中國的華為公司和總部位於中國香港的海底光纜運營商太平洋衛星電視網,其意圖則更為明顯:一旦掌握了這些公司的專有技術,美國家安全局就能獲取美國之外往來的無數通話和電子郵件數據。
  報道說,沙特阿拉伯、伊朗和墨西哥等國的國有石油公司也成為美情報機構的監控目標。
  報道說,美國政府沒有否認會為了提升美國經濟優勢而進行“常規情報活動”,而這些活動“符合美國就如何保護國家安全所作的廣泛定義”,“總之,儘管美國家安全局不能把監控空客的結果交給波音,但卻可以隨心所欲地監控歐洲或亞洲的貿易談判代表,並利用監控結果幫助美國貿易官員”。
  《紐約時報》認為,美情報機構沒有將所竊取的商業機密交給某傢具體的美國企業,一個原因是“他們不知道該幫哪家公司”。
  (2014-05-22 14:57:00)
  
  【延伸閱讀】美刊披露中情局是美國網絡監控核心
  參考消息網7月20日報道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日前刊文指出,美國國家安全局在遠程電子監控方面的能力是巨大的,但在某些時候,中央情報局會更有效。這就是所謂的“秘密潛入”行動。
  拉美社7月18日援引文章指出,中情局是以國家安全局的名義執行此類任務的。這是一項秘密情報任務,其特定目的是悄悄侵入對美國具有高度情報價值的目標人物或機構的信息系統和電子郵件賬戶。此外,全世界的大型跨國企業的信息系統也在被美國情報機構侵入的目標範圍內。
  文章舉例說,中情局的特工曾以驚人的速度潛入一位目標人物位於西歐的一處寓所內,併在其電腦中安裝間諜軟件,從而跟蹤其所有電子郵件,並監聽該目標人物通過Skype等聊天系統進行的通話。
  過去10年來,受過特殊訓練的中情局行動人員在世界各地實施了逾百次這樣的行動,目的均為滲透外國政府、軍方及大型跨國企業的通信和計算機系統。通過間諜軟件可以秘密滲透進信息服務商系統內部,安全的電話線路將被竊聽,光纜、線路及數據轉換中心及電腦的硬盤等都不再安全。
  換句話說,在這次持續發酵的斯諾登泄密事件中,中情局就是美國建立監控網絡的核心。
  文章還援引情報人士的話透露,9·11恐怖襲擊事件後,中情局的秘密行動向美國國家安全局提供了“位於世界各地的大量重要的目標人物或機構的信息,尤其針對中國和東亞地區,當然也有中東和南亞地區”。
  (2013-07-20 15:33:14)  (原標題:美國“賊喊捉賊”致使中美網絡安全對話陷入僵局)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jc30jcsp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